香蕉视频app 厨卫小电app

左崇的劝诫完出于真心,挑战宗门规则确实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情。

在左崇看来,苍茫就算进到了化清池,最终结果大概率也是一无所获,为此却要冒着被宗门处罚的危险,实在是很不值得。

若是换做他人,或者是其它情况,左崇的这番劝诫都很有道理。

可是对于苍茫而言,化清池底的情况关乎到七情玄草的秘密,无论有什么样的困难,什么样的风险,进入化清池底都是势在必行的。

何况这也是苍茫目前所能掌握的唯一的线索,就算是想从其他地方着手也没有办法。

“前辈,我知道进入化清池会有一些风险,但是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。”

虽然已经对左崇施展过《迷神诀》,但苍茫依旧没有说自己是为了七情玄草。

左崇认真的望了望苍茫,见苍茫的意志十分坚定,知道苍茫心意已决。

便没有再继续劝苍茫放弃,也没有刨根问底,而是出言道:“如果你坚持要进入化清池底去探索,我也不阻拦你,但一定要先摸清楚情况。我这几十年一直昏昏沉沉,宗内发生了很多事情我都不了解,如今的化清池还是不是我认识的样子也不清楚,没法为你提供太多有用的信息。在你有充足的把握以前,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冲动行事。”

“左前辈,化清池的情况我这段时间已经基本摸清楚了。”

“哦?你先说来听听,我看看与我当年所知的相比,可有什么疏漏。”

苍茫将如今化清池的情况都说了一遍,对此他还是比较有把握的,因为这些都是小参这几日的观察得出的结论。

 魅惑勾人秀美艳

当左崇听到化清池如今并没有什么阵法护持的时候,不禁蹙了蹙眉,在一边来回踱步,认真思考起来:“在过去,维持化清池的阵法确实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如果那四个家伙常年呆在化清池修炼,有他们镇守在那个地方,平日里确实可以暂停阵法的运转。可若是有他们几个长期盘踞在化清池,你想进入化清池就更没有希望了。”

“这也是我想要请左前辈帮忙的地方。以前辈对四大家族族长的了解,前辈觉得有没有什么办法,能将四家的族长都从化清池引出来?”

左崇闻言立刻明白了苍茫的意思:“你是想给他们来个调虎离山,然后你趁机潜入化清池去查探?”

苍茫点了点头。

左崇摸着下巴上的胡须开始思索了一会儿:“这个思路应该可以,可要怎么才能把他们都引出来?而且引出来还不是关键,关键是把他们引出来以后,在你进入化清池的时候他们绝对不能回去。”

“前辈可有什么主意?”

“让我想想。”左崇微微闭上了双眼开始思索起来。

片刻后再将眼睛睁开,目中也有了一丝锐利:“办法倒是有,既然要做,那就一不做二不休,我也顺便讨一点儿账。”

“前辈可是有办法了?”

左崇微微颔首:“办法有,可是得提前做一些准备,你还得破费一翻。”

“这个没有问题,只要能进入化清池底,怎么都行,只是不知前辈要如何?”

左崇将自己的计划于苍茫说了一遍。

苍茫听了左崇的整个计划,就深深皱起眉头:“前辈,这个办法是不是牺牲太大了点儿,也太冒险了点儿?”

左崇回道:“这已经是我能想到最为安的办法了。若是不如此,就算你能进入化清池,之后也根本撇不清关系。若是因此被四大家族盯上,那之后光复七情宗的计划就真的麻烦了。”

苍茫摇了摇头,还是觉得这个主意不太好:“这样太委屈前辈了,我也没法与商师兄交代!”

“你对老夫有再造之恩,老夫也不与你见外,今后就叫你小苍吧,你就叫我一声师叔,前辈就别叫了。”

苍茫点了点头,以苍茫如今与左崇的这种状态,总叫前辈是有些怪怪的,便叫了一声师叔。

左崇闻听这个称呼很高兴,又对苍茫道:“小苍,这个世界上从来难有两其美的事情,想要得到些什么,就要有牺牲些什么的觉悟。除非你现在放弃进入化清池,否则这就是我能想到的最好最安的办法。我受点儿委屈算不上什么,那么多年都过来了,也不差这么几天。至于小君那边儿,我只要给他留一封信,他一定能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做,这也对你们之后的计划大有好处。”

左崇计划中最重要的一个前提,他得要回归之前的那种生活状态,也就是回到墓地里去过风吹日晒雨淋的生活。

区别在于过去是真疯,而现在是去装疯。

苍茫答应商子君要照顾左崇,所以左崇的这个计划让苍茫觉得没法和商子君交代。

不过除此之外,不得不承认,左崇的这个计划考虑的很周,可以说是一举多得的办法。

如果商子君那边没有问题,苍茫倒

也无所谓,毕竟七情玄草太过重要,这点儿牺牲苍茫觉得是可以的。

“那好,师叔可以写封信,我派人给商师兄送去。”

左崇走进房间,拿起桌上的笔墨便写下了一封信,然后交给苍茫过目。

苍茫看后点了点头,便叫来了小黄:“小黄,你亲自跑一趟,将这封信交给商师兄。”

小黄摇了摇尾巴,便用乾坤金牌将信收了起来,嗖得一下就窜出了洞府。

商子君正在洞府内修炼,小黄不知用了什么方法,绕过了所有的守卫,出现在了商子君的面前。

商子君见到面前的小黄愣了愣,只见小黄此刻正叼着一封信望着他,倒也一眼认出了小黄就是苍茫的狗。

商子君伸手接过信,迅速拆开来看。

见到这封信的字迹时,商子君又愣了几秒,有些不可思议这竟然是小师叔的信。

在商子君看来,左崇早应该失去了意识才对,怎么还能给自己写首发

抛开这些疑问,商子君立刻开始看信上的内容。

一封信看望,商子君沉默良久,还是给了一封回信交给小黄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