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荔枝差不多的app

♂ ,

果果凝视着这个小方盒,想起方沐橙私下里对她说起过。

说竹林的老祖宗们就喜欢木艺,屋子里的物件,不管是藤椅还是小桌子,小凳子,都是老祖宗们用竹子自己编织做成的。

他还说,木头是个好东西,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。

当时她窝在他的怀中,听着这些话,听着听着就睡着了,他的声音总是让她觉得这么安稳,这么踏实。

指尖轻轻抚触,原本以为是现代工艺的骨灰盒,可是拿在手里这般细看,她松了口气。

她相信,这个小木盒一定是他亲手做的。

打开。

里头竟然还有两层。

第一层是四个大小、材质相同的四个平安无事牌,上面已经被精心钻好了小孔,用红绳穿好了。

她看着这四个小木牌,每样都拿起看看,看不出什么不对的。

拉开第二层瞧了眼,里面安静地躺着一只白玉手镯,手镯下面是一张白色书信。

冬天里的美少女笑容爽朗如暖阳

小玟瞧着一阵紧张。

她摸不透方沐橙是个什么意思。

她看着姐姐,却听果果抬眼看着她:“小玟,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。”

于是,小玟便转身出去,在外面长廊上等着。

门一开,她就看见掠影端着托盘站在那里,他咧嘴冲小玟一笑:“我亲手熬了莲子羹,给果果尝尝。她今天身子可好些了?”

小玟看着掠影,忽而觉得这男人怎么这么傻呢?

她摇摇头:“我姐姐不会吃的,她睡着了。”

“那你拿进去,这是保温的小盅,果果醒了可以吃。”掠影有些焦急:“我在厨房学了很久的。”

小玟看着他,觉得他是真的傻,跟她姐姐一样傻。

接过,她点头:“好,你放心,我一定交给她。”

大不了,姐姐不吃,她吃呗!

最近她都变胖了,都是掠影有事没事自己下厨,做的那些甜汤甜水的,她看他可怜,端进去,可是姐姐每次不吃,她倒了觉得可惜,她就呼噜呼噜吃掉。

最近她陪着姐姐,也没时间运动,她吃的双下巴都出来了。

掠影见她接了,很是信任地点头微笑:“谢谢你小玟!”

他欢喜地走了,好像了却了一桩心事。

而门内,果果拿起镯子下面的信,打开看。

“当年我母亲总说她姑姑的白镯子漂亮,我父亲当时不过是个普通的内家子,没有闲钱。

可因着她喜欢,便存了许多许多年的钱,买了一只白镯子送给她。

这只镯子就是我母亲戴了一辈子的,现在给你吧。

平安无事牌是送给我们的孩子的,我亲手做的,从他们出生的那天起,切记,一定让他们戴上。

等我。

我会回来,分两种状况:完好无损地回来、缺胳膊断腿地回来。

若我回来真的缺胳膊断腿,还请不要嫌弃我,还有,教孩子们本领,让他们给咱俩养老。”

小玟听见屋子里有哭声传来。

她转身进去,将托盘放在一边,关了门赶紧上前安抚:“姐姐,怎么了?你还好吗?姐姐,这是怎么了?”

果果捧着盒子,拉着被子钻进去,又一次沦陷在她自己的情绪跟世界里。

她就知道他是个好人,他不会不对她负责的,她一定会等着他回来,一定等!

他若是完好无损,她往后将他当牛当马差遣一辈子,让他欺负过她!

他若是缺胳膊少腿,她就伺候他一辈子!

总之,都是一辈子!

*

贝拉跟圣宁午睡醒来,一起洗了脸,出来。

倾慕坐在书桌前,用电脑浏览新闻,该看见的他都看见了,该猜到的他也都猜到了。

心中的震撼不止一点点,他的大脑跟凌冽一样,有着自动分析推理的功能。

还在感慨着方沐橙这个人的高智商,又见妻子女儿出来,他笑着起身上前,将她们母女拥在怀中。

圣宁对着倾慕抛着媚眼:“我跟你老婆,谁好看?”

贝拉扑哧一声笑了。

这丫头最近说话越来越溜,而且还跟倾羽学会了翻跟头了,只是近来太冷了,雪豪说等着四月再教她练剑,不然她身上衣服多,若是出汗了,穿穿脱脱的一冷一热容易生病。

倾慕笑着凝视她:“自然是你妈咪更美!”

圣宁得意的小脸瞬间垮下来,下巴扬起,双下巴立即看不见了,肥嘟嘟的小拳头砸过来落他肩头:“没眼光!”

“哈哈哈!”倾慕夫妇笑的开怀。

倾慕哄着她,道:“因为你妈咪最美,才有你这么可爱的宝宝啊。”

圣宁的面色总算好了些,却是没看见哥哥,于是问:“哥哥呢?”

倾慕刚才让迩迩休息一下,他说去找诗姨讨好吃的去,倾慕便笑着,也没有跟着。

这么一算,是有好些时间了。

“豆豆哥。”他对着门板一唤:“迩迩还在寝宫吗?”

该不会去幻天阁找雪豪他们去了吧?

云轩在门口道:“陛下回来了,领着少爷跟世子在玩呢,就在大殿的大厅里。”

倾慕挑眉:“世子?”

谁家世子?

倾慕立即抱着女儿,牵着妻子出门一瞧。

华丽的二楼廊口,倾慕的手轻轻随意搭在有着精美浮雕的扶拦上,抱着圣宁往下瞧。

凌冽站在厅里,手里拿着一把枪,对着不远处的靶子射击。

这个枪靶子跟一般的箭靶子还不一样。

箭靶子是一环一环的,中间有个红心;枪靶子却是一个人形的面板。

凌冽亲自给迩迩还有苏忆做示范,告诉他们:“枪是武器,不可随便用,但是一旦要用,就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正中眉心!

别的打胳膊打腿的都别练,练的都没用!

你们平日里出行,都有特别训练过的人保护你们,所以一旦危险真的就发生在你们眼前的时候,这说明那些专业的人员都被对手击败了,那种情况下,你只能正中眉心,在最短时间内击毙对方!”

piang!(原谅我这个字不会写,用音代替)

一声枪响,面板上的人眉心没凌冽打穿了一个窟窿!

迩迩跃跃欲试,凌冽便站在他身后,教他如何举枪,如何对着看角度,如何用力,如何承受子弹发射同时枪支带来的后坐力。

迩迩屏息凝神,用心地学。

终于,小手一摁扳手,子弹射出,正中眉心!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